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回到明朝做昏君_ 第四一二章 书院在手,天下我有-

时间:2021-03-29 17:3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纣胄小说回到明朝做昏君 第四一二章 书院在手,天下我有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听了魏忠贤和崔呈秀的问题,阮大铖顿时露出了苦笑,有些无奈地说道:“魏督公、崔大人,我也不知道啊!我刚才被他们堵在了屋子里面,如果不是躲得快,这个时候估计已经被他们打死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之后,魏忠贤和崔呈秀都是一皱眉头。

    两人没有想到,情况居然如此严重,看得出来有人下了死手。

    那么就简单了,这里面有人在搞事情,而且还想把事情闹大,居然要弄死阮大铖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魏忠贤看着崔呈秀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阮大铖死不死的,魏忠贤不在乎。这么一个人,死了也是无所谓的事情,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人。不过事情如果查不清楚,那魏忠贤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崔呈秀苦笑着说道:“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把这些人全都抓回去。”魏忠贤想着想着,咬着牙说道:“回去之后再慢慢的料理他们,让他们指认,想来会有一个好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怕是不妥吧?”崔呈秀迟疑着说道:“这里毕竟有支持书院改革的人,如果把他们都抓起来,肯定会把事情闹大,到时候陛下那里交代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孙云鹤走了过来,径直来到魏忠贤的身边,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督公,有人想见你。他说他知道谁是领头闹事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之后,魏忠贤的眼睛就是一亮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有人来打报告,而且早就留心眼了。

    魏忠贤面带惊喜地说道:“人呢?在哪里?快带我去见他!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孙云鹤答应了一声,转身便在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魏忠贤赶忙跟了上去。崔呈秀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虽然魏忠贤没有叫崔呈秀,但他还是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现在崔呈秀真的想盯着一点魏忠贤,生怕这位督公搞出什么大事情。

    三人很快就来到了一个角落里,这里已经有个人在等着了。

    见到魏忠贤之后,这人连忙躬身行礼道:“见过魏督公,见过崔大人。”

    魏忠贤两人上下打量这个人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收拾过了,但还是能够看得出此人有些狼狈,头发散乱,身上的衣服也很残破,甚至还闹了一个熊猫眼。显然被人打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是谁?”魏忠贤看着他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这人笑着说道:“我知道。我叫王林生,是司礼监陈公公的人,这里的不少人都是。我们是来支持书院改革的,大部分支持书院改革的人都是我们带来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之后,魏忠贤就是一愣,脸色也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王林生居然是陈洪的人。陈洪现在在皇爷面前很得宠,最关键的是,陈洪是皇爷的一条很忠诚的狗,如果没有皇爷的吩咐,陈洪可不敢做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证明你的身份?”魏忠贤看着王林生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您可以去找陈公公求证。”王林生直接说道:“让我们配合魏督公也是陈公公的交代。陈公公说了,现在最重要的是把陛下的差事办好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之后,魏忠贤点了点头,陈洪的意思他明白。

    魏忠贤说道:“这个人情我记下了,回头我会和陈洪说。现在你说说吧,究竟是谁带头来闹事的?”

    王林生笑着说道:“反对的那些人里面,其实没有领头的。那几个领头闹事的,现在全都躲在支持的人群里。”

    “魏公公你往那边看。”一边说着,王林生一边向一侧指了过去,“那里有十几个人,为首的是一个叫张秋的人,他就是这一次事情的领导者。据说他是魏大中的好友,这次的事情也是他带着调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魏大中?”魏忠贤有些迟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怎么和他一个姓?

    崔呈秀听到魏大中这个名字,神情一动,直接走到魏忠贤的身边说道:“这个魏大中是高攀龙的人,东林书院是他们的大本营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之后,魏忠贤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,随后笑着说道:“原来如此。看来朝中的东林党还没有洗干净,这些人真的是有机会就出来闹事,从来都不安稳。对了,那个魏大中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听到魏忠贤这么问,崔呈秀连忙把事情的经过和魏忠贤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崔呈秀和阮大铖是怎么算计魏大中的,一点都没有隐瞒,都告诉了魏忠贤。

    听了崔呈秀的话,魏忠贤摆了摆手说道:“你们也太小家子气了。抓起来之后就应该问问,也别用那么简单的理由。审问了才能把他的同伙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崔呈秀只能苦笑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他能干吗?当初也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还有同伙,何况有同伙也不能够随便抓人,又不像魏忠贤一样有圣旨。

    “行了,既然知道谁是主谋,那就好办了。”魏忠贤笑着说道,同时对孙云鹤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孙云鹤自然明白,带着手下的人转身就走了,到了支持的学子堆里就把张秋和他身边的几个人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被孙云鹤带走的还有那些反对书院改革的学子们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有挣扎,有闹腾,但是都没有用,东厂的人全都镇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何况现场还有支持书院改革的学子,那些反对者想闹腾也闹腾不起来。

    首善书院的事情也都尽快地平息了下去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魏忠贤看着崔呈秀直接说道:“你尽快把这边的事情弄明白,书院改革的事情你尽快推下去,不要再出其他的幺蛾子了。这次事情闹得这么大,说不定朝堂上已经有人要弹劾你了,你要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崔呈秀连忙点头说道:“督公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魏忠贤带着人走了,崔呈秀第一时间就找到了钟羽正,几个人一起在首善书院里面就商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钟羽正到这个时候还没有恢复过来,他就没想明白这些人是怎么想的,为什么要在这里闹事?难道自己做的还不够吗?

    想到那些人反对的话语,钟羽正心里面有些黯然。520

    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直接对崔呈秀说道:“崔大人,首善书院怕是不能同意改革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之后,崔呈秀的眉头就皱了起来,脸色也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如果办不好,他绝对是前途无亮,真的是一点亮光都没有了。现在他要的就是把首善书院的改革妥妥贴贴的完成;如果完不成,他觉得自己会完蛋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首善书院已经不是单单牵扯到一家书院的事情了,现在是双方争斗的焦点。如果这里的改革不能够完成,代表着这些闹事的人成功了,这绝对不是陛下能接受的,也不是崔呈秀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怕是没有商量的余地。”崔呈秀直接黑着脸说道:“如果在这次的事情之前,或许还能再商量一下。可是在这次事情之后,那就绝无可能。首善书院必须要改革,而且还要尽快的完成改革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之后,钟羽正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因也很简单,在这一次闹事的人中,钟羽正看到了很多熟人。

    作为东林党的一员,钟羽正心里很明白,这一次在背后支持的人就是东林党,他们甚至都没有找他。

    首善书院虽然是一所独立的书院,但是天下书院皆属东林,这已经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。甚至在西北,书院也是东林派系传播的思路,大家都这么干。

    现在如果不重回东林党的怀抱,他的名声肯定就臭了,他们也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崔呈秀根本没有给钟羽正说话的机会,直接说道:“如果再拖延下去,对我们都没有好处。首善书院的院长还会是你,很快朝廷就会派人来整改,所有的学生也都会进行筛选。如果有人愿意的话,那么就把他们留下;如果不愿意,那么随时可以走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之后,钟羽正看着崔呈秀,沉着脸说道:“如果我不答应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只能请你去东厂走一趟了。”崔呈秀的脸色很难看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已经没有必要再装什么伪善了。无论做到什么程度,这些事情都必须要做。

    一边的阮大铖听了这话,脸色瞬间就激动得很。他明白钟羽正的心思,也知道这个人的性格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古板的老书呆子,如果好说好商量,或许还能成;如果要是威胁胁迫,那肯定不能成。

    阮大铖没等钟羽正说话,连忙说道:“不至于,不至于。”

    崔呈秀两人全都看向了阮大铖。

    阮大铖也没有迟疑,直接说道:“之前咱们不是商量好了吗?我现在问问崔大人,宫里面怎么说这件事情?”

    听到阮大铖的这个问题,钟羽正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。

    崔呈秀看了两人一眼,说道:“陛下有些担心,怕有人利用这次的事情闹事,所以才让魏督公来调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谁想到,刚到这里,就看到你们打起来了。事实证明,陛下想的没错,的确有人在这里闹事。”

    钟羽正和阮大铖对视了一下,两人都有一些尴尬。

    显然在他们的地盘上闹出了这样的事情,他们也不觉得有什么光彩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马上写一份题本,请求书院改革。我会给你们递上去。只要把这份题本递上去,相信朝廷就会有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这次的事情不会影响到你们。首善书院这些人已经挖出来了,不会再有其他的问题了。至于关于传授圣人之道的事情,这个也没有问题,朝廷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崔呈秀在骗钟羽正两人,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把握,甚至都没有说陛下会答应,只说朝廷会答应。

    崔呈秀现在只希望钟羽正两人把题本写出来,至于事后如何,那就不在崔呈秀的考虑范围之内了。

    只要把事情定下来,哪怕钟羽正反悔,那都没有用。如果他真的反悔了,还要闹事的话,那就可以直接下死手了。

    阮大铖对崔呈秀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崔呈秀会意,说道:“我出去看看学子,你们好好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站起身子向外面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皇宫大内。

    三位内阁大学士已经来到了皇宫。

    外面的事情韩爌他们已经知道了,而且突然接到了很多题本。大部分题本的内容都差不多,措辞也很激烈,基本上都是反对书院改革的;要么就是请求撤换崔呈秀的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反对皇家书院改革的声浪就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要说没有人在背后策划,那是不可能的。只不过在背后策划的人是谁,暂时不得而知,估计也查不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三个内阁大学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听了韩爌他们说的事情,朱由校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奈。

    看来事情还是不可为,皇帝不可能真的和读书人决裂。现在把这些人全都抓起来,只有把书院改革完成,他这个皇帝才会占据主流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明白这件事,书院握在谁的手里面,谁就掌握了舆论、就掌握了读书人的心。

    如果书院在皇帝的手里面,外面很多人想要做的事情就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这些人是要闹腾。

    用魏忠贤的手段直接来硬推,朱由校也不是没有考虑过。

    毕竟在原本的历史上,魏忠贤就拆了东林书院,而且在全国范围内大肆捣毁书院。可是结果呢?

    结果就是把魏忠贤彻底推上了对立面。如果朱由校也这么干,也会是一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朱由校要和东林党他们抢的是人心,抢的是读书人的支持,抢的是天下人的支持,而不是简简单单的把东林党打倒。

    使用暴力的手段推倒之后,人心一样不服。到了那个时候,还是一样的麻烦。这不是朱由校想要的。

    朱由校当然也有b计划,原本并不想实行这个b计划,可是现在看来不实行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朱由校看了一眼三个内阁大学士,说道:“你们几个有什么想法?不妨说来听一听。”

    三人对视了一眼,脸上都露出了为难的神色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